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策服务 > 理论经纬 > 统战史话

王启东:我的五十八年统战情

作者:王启东 时间:2011年10月27日

今年是新中国建国60周年。60年来,国家各方面的进步和跨越之大,是世界史上罕见的。我是祖国日渐繁荣昌盛的见证者,也是党的光辉统战思想的践行者、受益者。回顾我跟着中国共产党走过的五十八年,既为自己能参与到祖国伟大建设的洪流中奉献一定的力量感到无比自豪,又为自己沐浴在中国共产党统战思想的光辉下感到无比幸福。
一、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牢固树立跟共产党走的信念
 
我是在日本帝国主义血腥地侵略中国时的悲惨历史中长大的。中学求学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9-1941在上海迁入租界中的大学读书,1941年后转入西迁到贵州遵义的浙江大学求学。日本投降后,1946年随浙江大学复员回杭州,路经上海时参加了教育部选拔派遣去欧美公费留学生考试,被录取去美国留学机械工程。1949年美蒋战败,全国解放。我在美国接到父亲与长兄的来信中常提到中国共产党正在努力恢复经济,建设国家,丞需科技人才,并欢迎留学生回国参加建设等,留在国内的妻子更是殷切地期盼我能早日回国。1951年春,经过多方努力我登船驶返祖国,经香港由深圳入境返回杭州,在浙江大学机械系任教。当时自己一心走科技救国道路,常年埋头书卷,对政治不闻不问,国内国际政治了解很少,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纲领、方针政策了解得很少。虽然我很想认真学习,迅速提高,但似乎很忙,无从下手。
适逢中国民主同盟在浙江大学建立组织并开始发展新盟员,在王国松教授及李寿恒教授的介绍下,我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一位联系民主党派工作的干部王遂今同志经常主动来我家和我谈心,了解我的政治思想状态。当他了解到我对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前途、解放战争的重大意义、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重大作用等都模糊不清时,他就买来一些毛泽东著作中的一些单行本,送给我阅读。我认真、反复地学习了这些文章和著作。他还引导我与他一起讨论一些问题,使我深入地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启蒙活动,了解了中国共产党以及党的路线方针,深信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大救星,我要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加上当时浙江大学进行的一些政治学习及思想教育,我的认识与觉悟不断提高。我又买来了毛泽东选集四卷,经常翻阅。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批判时期,这成为了我唯一的读物,在比较深入地了解了毛主席的思想后,我对当时极左路线,对我的不公正待遇及党内一批老领导干部的不公正待遇,我能正确对待,深信这些只是共产党正确路线的一些干扰,整个中国共产党必然会回到正确的光辉的路线上来。所以对我而言,统一战线光辉思想的指导使我能摆脱了旧的错误思想,深信中国共产党的光荣伟大,愿意一辈子一心一意地跟着中国共产党走。这是我一生中十分重要的转折点。
二、积极参与新中国建设大潮,实践中深刻领会统战思想
1953年初,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浙江大学党委十分重视发挥党外人士的作用,安排我负责开设铸工专业,筹建铸工教研组。我把全部智慧与精力都投入到这项工作中来,同时注意边工作边学习政治理论。1953-1958这五年中,我努力和组内同仁们团结一致,努力学习俄文,分工翻译苏联的专业教材,编写二套铸工专业的专业课程讲义,写出讲课提纲及试卷以之来保证讲课质量,建立了铸工实验室。每当下到铸造车间带领学生实习时,我注意虚心向老师傅们学习,参加各种工科劳动,包括配砂、造型,冲天炉及电炉熔炼、清砂等。这些工作使我体会到劳动创造世界,实践是知识源泉,领会到理论来自实践等概念的正确性与重要性。
1958年在全国大炼钢铁的热潮中,浙江省委要求浙江大学开办冶金系,培养钢铁冶炼及有色金属冶炼方面的技术人员。学校又任命我为冶金系副主任,协助老党员谢光同志组建冶金系。我们以机械系的铸工、铸造及金相与热处理三教研组为骨干,翻译苏联教科书,下厂实习,编写讲义。当时我建议派教师去到老的冶金类大学中听老的名教授讲课,学习老教师的教学法,迅速提高相关课程的教学质量。建议得到谢光主任的大力支持。这一做法使我校新建系与专业的质量迅速赶上国内老系及老专业。这工作使浙江大学为国家的金属冶炼工厂,研究所提供了一大批合格技术干部之外,也使我认识到党外人员若能大胆地在工作中提出良好的建议并为单位所接受,是促进工作快速发展的好办法。
三、理论联系实际,在改革浪潮中践行统战理论
1978年改革开放后,民主党派的各项活动重新恢复。我在民盟浙江省委会中担任了领导职务,同时我还被任命为浙江大学副校长,分管研究生教育、外事和体育运动等方面的工作,后又被选入省人大常委会任常委会副主任,分管教、科、文、卫等方面工作。我积极发挥自己的特色和优势,积极建言献策,许多建议都被采纳并对学校和浙江省的改革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改革开放初,我在与一些国外来我国考查的代表团交流时了解到新型材料及功能材料在发达国家发展迅速,对工业及新兴产业影响巨大,在欧美大学中都设立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效果良好。1977年秋,我把此设想写成建议材料呈送浙江大学党委,学校党委研究后很快决定在浙江大学建立材料科学与工程系,并指派我负责建系工作。1978年,我在美国近二十所大学的访问交流中发现国外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生物医学工程、新型企业管理都发展迅速,影响巨大。因此在访问报告中我们建议设立有关学系,都为浙江大学党委所采纳,为浙江大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又如改革开放初期,我在省人大负责科教文卫工作时,发现我省中小企业,因缺少技术人员,在研究、开发甚至仿制工作方面比较落后,若能利用国营大中企业或高等院校中一些技术力量在周末或假日来做些技术工作或培训一些人员效仿上海“星期日工程师”的做法,对省的工农业发展一定会有所裨益。当时我建议常委会到企业中去调查,并草拟了一法规,既发挥了技术人员作用,又有效防止原单位技术泄密。这一建议也曾对浙江省工农业发展起了一定积极作用。
回首我紧跟中国共产党走过的五十八年历程,也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事业取得蓬勃发展的时期,一代代的中国共产党人与民主党派同舟共济,肝胆相照,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长卷上共同谱写了一段段佳话。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定能够更加繁荣富强,我国政党制度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让我们为此目标共同努力吧!
 
(王启东,原全国人大常委,浙江省人大副主任,浙江大学副校长,现为民盟浙江省委会名誉主委,浙江大学材料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浙江统一战线网站
访问次数:2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