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专栏

黄建荣:与埃拉正面交锋的日子

时间:2015年06月22日

2014年初,一种烈性传染病病毒在几内亚出现。这种1976年就曾出现、名叫“埃博拉”的病毒,短短数月席卷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等国家,是埃博拉病毒被发现以来最广泛、最复杂和最严重的一次大爆发。据利比里亚卫生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1110,该国累计有6879例埃博拉病例,其中2812人死亡,还有178名医护人员在救治中被感染死亡。在这次威胁全人类健康安全的“国际卫生紧急事件”上,中国的医生群体进行人道主义救援,以精湛的医术直面死神、鏖战疫魔。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科副主任、九三学社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支社主委黄建荣医师又一次踏上了非洲大陆……

“传染病无国界,这是一场地球村保卫战。”经历了21天的培训和隔离、61天在利比亚当地与埃博拉病毒零距离对抗,黄建荣感慨道。

113,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批援利医疗队启程赶赴西非,他们肩负着抗击埃博拉的艰巨任务。这支医疗队中有一支来自浙江的10人小分队,队长就是黄建荣。53岁的他1998年至2000年就参加过援助非洲的中非共和国医疗队,从事疟疾、寄生虫病、艾滋病等诊治工作2年,并被当地卫生部门表彰为“优秀医生”。

刚到利比亚时,医疗队队员严重水土不服,各种疾病接踵而来。黄建荣虽然是队里最年长的,但他对自己的身体严格要求,带头每天早起晨跑以增加抵抗力。“我们是来战斗的,不是来当病号的。”

除了炎热的天气、紧缺的物资、病毒的传播,严重缺水是医疗队遇到的另一个困难,在当地“水比油贵”。为了确保安全,医疗队饮食用水是国内带来的纯净水,生活用水则精打细算。每天定时供应自来水,洗完脸的水再用来洗衣服,剩下的水用来冲厕所已成了不成文的规定,队员们都练就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少的水把自己冲洗干净。那时当地正处旱季,某一天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大家还沉浸在清凉的喜悦中。突然,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大雨把临时搭建的露天食堂压塌了,钢筋铁架把桌椅压坏了。大家立即投入重建工作中,恰逢黄建荣通宵夜班回来,看到此番景象,他不顾疲劳,马上加入队伍,并主动承担重物搬运,抢修桌椅、电扇。“这些都只是援非生活的小插曲。”黄建荣说。

的确,传染病治疗的凶险程度高于其他一般临床疾病治疗,而埃博拉出血热这一疾病又是传染病中极为凶险的。这对医生的医术和临床经验都是极大的考验。

医疗队到达以后确诊的第一位埃博拉病人就是黄建荣留观的。病人刚入院时,通过详细的询问病史和初步诊断,黄建荣高度怀疑其是埃博拉感染病例。入院后病人病情加重,体温继续升高超过39度。他马上给予了对症治疗措施,并迅速检查埃博拉病毒。当接到病人血液标本检测埃博拉病毒阳性的报告后,他每天参加病人的治疗会诊,并结合自己在抗击H7N9禽流感中获得的经验,从抗病毒、维持水电解质平衡和肠道微生态平衡三个方面提出了治疗建议,使患者病情迅速得到了控制。

为了防止病毒传播,虽然病区内室温高达34,但空调、电扇一律不能开。黄建荣担任留观病区的副主任,每天都要带领队友进行两至三次查房。进病房查房,身上要穿密不透气的工作衣、防护服和隔离衣等三层防护,外加口罩、眼罩和面屏,再穿上胶靴和靴套。因为太热,每次穿在里层的手术衣裤都会被汗水浸湿。

有一天,一位发热病人被收治入院,因其亲属是患埃博拉病死亡的,一开始该病人被高度怀疑是埃博拉病例。但黄建荣用丰富的临床经验考虑病人是恶性疟疾。而因为检查埃博拉病毒抗体、找疟原虫检查需要一定的时间,病人入院后持续高热、呕吐,随时有生命危险。“生命不等人,要与时间赛跑”,黄建荣当即给予诊断性抗疟原虫治疗。第二天,患者体温明显下降,第三天患者的检测报告出来了:埃博拉抗体检测结果阴性,疟原虫涂片阳性,确诊为恶性疟疾。经过黄建荣等医护人员悉心治疗,病人顺利出院。看着病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反复向医护人员致谢时,黄建荣感到由衷地高兴。

虽然在利比亚的时间只有两个月,但对黄建荣及医疗队来说,每天都是用生命在与病魔做斗争,他戏称大家是“刀尖上跳舞的白大褂”。幸运的是,医疗队在黄建荣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的带领下,全队以“零感染”顺利完成任务,并成功救治100多起病例。

对于黄建荣来说,像这样“刀尖上跳舞”也不是一两次了。让他记忆深刻的还有20133月底爆发的H7N9型禽流感。“当时新型禽流感也是来势汹汹,在我们医院治疗的需用呼吸机的危重病人就有近20个。”黄建荣参与抢救治疗确诊病人,用上了不少先进的技术,如人工心肺支持系统、人工肝技术,对患者进行血液净化治疗,去除病毒炎症因子,促进肺功能恢复。他所在的专家组还多次赴外地指导抢救,培训医生。“我国急需设立一个突发事件医疗基金。像非典、禽流感等突发的新型疾病治疗费用很高,患者无力承担,即使有医保也存在很大缺口。医院肯定会积极救治,但也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因此对医院的补偿机制应该尽早建立起来,让病人能安心治病,医院能全力救治。后来我写了一个建议作为参政议政的材料了”。 黄建荣说。

谈起自己多次参与治疗救援,黄建荣说:“其实都没什么,这些也都是医生的天职,和死神赛跑嘛。至于自身的安全健康,不会考虑那么多,做好防护就是了……”

好一个在刀尖上“跳舞”的白大褂!

(文章转载自《情系中华》2015年第6  作者:严冬  晓红  晓舟  责编:韩婷)

 

访问次数:1076